奇台县:沙漠边的绿色守护者

by admin on 2020年1月18日

亚心网讯(通讯员 移志向
章馨元)两个人,一口井,十亩地的灌溉水,救活了60多棵沙漠边的胡杨树,多年来,西地镇沙山子村的丁兵元用他的一己之力和实际行动,守护着沙漠边上的一抹绿色。

额济纳旗,是内蒙古自治区的一个旗,跟我们传统意义上的县差不多,但面积要大很多。这里地处巴丹吉林沙漠北缘,多为沙漠无人区,是土尔扈特族的先祖之地,匈奴最早的首都,人口不过3.2万人,均以农牧业为主,居延蜜瓜尤为香甜。

图片 1

近日,西地镇沙山子村的村民刘刚带着外地的朋友们来到沙漠边游玩,这片金黄胡杨树叶让他们眼前一亮。这里的胡杨树都死了七八年了,今年突然长出了叶子,黄黄的,秋天特别好看。

图片 2

“三千年的守望,只为等待你的到来”这是额济纳胡杨林门票印着的文字,在景区门派前亦如能见到这个口号镶嵌在显眼之处,我也没有让胡杨失望,虽然去年错过了观赏胡杨的最佳机会,今年初秋几经转折,终于如约而至。而胡杨则回赠我异常的惊喜,那金黄的树林令人陶醉,多姿的树形使我充满遐想,蓝天特别的洁静,林间的池水清澈相映,倒影奇异变幻,景色真是如诗如画,美不胜收。

胡杨树能死而复生,多亏了丁兵元的无私照顾。去年秋天,从外地回乡种地的丁兵元发现,地头边上的胡杨树都枯死了,这让他有种说不出的感受。“胡杨树死了我感到非常可惜,这是承载着我们儿时记忆的树,我们给树浇上了水,今年春天树长出了新芽,我们每天都盼望着树绿了。”丁兵元说。

在额济纳旗的10月,随着冷空气的南下,一阵萧瑟的秋风从巴丹吉林沙漠略过,那些矗立在沙漠边缘的胡杨林,一夜之间,大片的胡杨由绿转黄,成了中国秋天不可或缺的美景。这里的美景极其短暂,只消半个月,黄叶就会凋零殆尽。然而,额济纳旗的美景却因为地处边疆,很长时间里没有人知道。

图片 3

胡杨树活了,但丁兵元一家的10亩耕地没有了灌溉水,这让原本的生活又增加了不少支出。自家的耕地闲置了,支出也增加了,但有妻子的支持,就是再难,丁兵元也决定要把其他的胡杨树救一救。

图片 4

额济纳旗现有天然胡杨林5万亩,是世界仅存的三大胡杨林之一,拥有全球面积最大、千年古树最多、景色最壮观的原生态胡杨林海,未走进景区便望见河边排列着一排排黄澄澄的胡杨林,这就是一道桥,称为陶来林,不用买门票亦可以观赏到这个景致,但既然慕名前来忌有不入景区的道理,所以我花了350元购买三天套票,因为景区共有八道桥,每道桥的景色都各有特色,均不愿轻易错过。

说着容易做着难,由于这片胡杨林地处沙漠边缘,沙化比较严重,沙子强大的吸水性也让丁兵元浇活这些树着实费了一番功夫。“浇的时候特别不容易,去年秋天打的井,打上就把水浇上了,大概浇了二十次水,沙地吸水性很强,浇完几天就干了,几天就得浇一回。”丁兵元说。

戈壁胡杨,三千慨叹:生而不死一千年,死而不倒一千年,倒而不朽一千年。胡杨会在秋天半个多月里激情挥洒出自己的金色,那是精美绝伦的金色,那是世间无与伦比的金色,胡杨树几乎是将储备了一年的激情在秋天突然迸发出来,每一片叶脉都盛开暖意,每一个枝丫都挂满太阳。

图片 5

功夫不负有心人,丁兵元无私的灌溉不仅浇活了枯死的胡杨树,也让村上的邻里百姓为之动容。

图片 6

按照当地人的提醒,景色最艳丽的是二道桥和四道桥,走入景区实则上就是二道桥了,沿栈道深入延伸,胡杨林不断地展现其迷人的风姿,此时的天空格外的蔚蓝,与胡杨的金黄互衬,相得益彰,天显得愈来愈蓝,胡杨也呈现出无比的金黄。二道桥的景致是倒映林,在树林中流淌着一条河,还有一些湿地水域,阳光下的胡杨在水中形成一片片倒映,随着水波的荡漾,水中的胡杨在飘动在变幻,水静之处倒影甚至比树还清晰,分不出哪是树那是影。

驻村干部王吉录说:“这片胡杨林死了将近十年,去年秋天浇了一部分水,今年春天到现在把滴灌带拉上,百分之六十已经活了,确确实实浇活这些胡杨林真的不容易。”

怪树林位于达来呼布镇东南20公里处的荒漠中,这里曾是一片茂密的胡杨林,由于河水改道,水源断绝造成树木大面积枯死。因枯木形态各异、奇形怪状而得名“怪树林”。这片枯树林仿佛在向世人诉说着对生命之水的强烈渴望,体现了它们与恶劣自然环境顽强抗争的不屈精神。怪树林是一片东西宽、南北长的辽阔地带,这里枯死的胡杨“陈尸”遍野,呈现出古老的原始风貌。冥冥之中,渗透出一股狰狞恐怖的气氛,令人毛骨悚然。

图片 7

看着胡杨树起死回生,丁兵元守护好这沙漠边的绿色信心更足了,他和他的妻子对这片沙漠也有了更多的打算。

图片 8

在黑河旁,高大的胡扬树全部叶子金黄,一簇簇排列河岸,仿佛将海中的巨大黄珊瑚搬到西北的大漠腹地,河水如镜面般的平静,也象镜子一样照着胡杨树,金黄的树及蓝天的倒映十分清楚,树与水交相辉映,构成一幅斑斓惊艳的秋色美图。

“我打算把胡杨浇活以后,把我们的沙漠边缘绿化掉,我们今年已经栽种了榆树用来防风固沙,现在都已经成活了,计划明年再延伸一下,把地一圈都绿化掉。”丁兵元说。

居延海位于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额济纳旗北部,形状狭长弯曲,有如新月,额济纳河汇入湖中,是居延海最主要的补给水源。居延是匈奴语,《水经注》中将其译为弱水流沙,在汉代时曾称其为居延泽,魏晋时称之为西海,唐代起称之为居延海,现称天鹅湖。

图片 9

图片 10

其实二道桥除了倒影林外,其它所有胡杨也是光彩亮丽,一簇簇的金黄不是鲜花但比鲜花还要娇艳,而且每年仅金黄十多天,所以是非常珍贵的色彩,胡杨树干坚韧粗壮,枝条弯曲伸展,托起一片金黄的同时,也塑造出自身的特色风格。

在额济纳有数不清的胡杨树,其中不乏数百年仍然枝繁叶茂的,但终年不黄的,只此一株,当地人称它为“神树”。
按照当地蒙古民族习俗和原始宗教,神树被赋予神秘的色彩,是当地老百姓祭祀苍天神灵的附载物。每到冬末初春,远近牧人便虔诚地来到“神树”前诵经祈祷,祈求风调雨顺,草畜兴旺。在这棵千年“神树”周围30米内,又分生长出5棵粗壮的胡杨树,牧人们把它们叫做“母子树”,远远望去颇为壮观。
神树作为额济纳胡杨林最为典型的景观,已经成为胡杨林的标志和形象。

图片 11

图片 12

胡杨叶也是漂亮的叶子,它形似枫叶但比枫叶多叶齿,共有十二个齿,而且是两边对称的,显得十分整齐舒适。我仔细观赏胡杨,发现在多数粗壮的树上,几乎都有两种的树叶,在树下方枝条较细的叶形象柳树叶,上面更多的树叶为齿叶形状,开始我以为是柳树寄生,后来听到一位导游们介绍才明白,胡杨树的叶子也会变化的。

八道桥沙漠是我国第三大沙漠巴丹吉林沙漠的北缘部分,是胡杨林与沙漠景观的结合部。这里是拍摄沙漠日出、日落的绝佳地点,是额济纳政府指定的露营所在地,也是不用深入沙漠就能体验到沙漠、绿洲风情的地方。在这里能感受到沙漠的粗犷和壮美,日出、日落之时一片金色的沙漠,尤为出彩。

图片 13

图片 14

树龄较小的胡杨叶就与柳树叶相似,大一点的时候就变成杏心形叶,后来再成长便变成枫叶的齿状叶,同时一棵树新枝也是从柳树叶开始,经历了杏形,最后是十二齿的叶子,这种奇特的现象不知是否胡杨特有。

图片 15

胡杨林原来也会变换颜色的,次日早晨太阳快升起时,我来到胡杨林景区的四道桥,刚进入景区时天色尚暗,胡杨叶是暗黄色,当太阳光初射过来时,胡杨林是橙黄色的,并且伴有一些粉红,不久又成了深黄,阳光最充足的午时,胡杨林仍然是一片金灿灿的。

图片 16

四道桥的胡杨树比起二道桥要粗大,这片树林中的胡杨树都是树龄达150年以上的古树,所以均显得高大粗壮,而且威武挺立,象一群将士严阵以待,树身都有一道道斜向的树纹,充满了沧桑感,还仿佛是身出征的披盔甲,树枝弯曲伸展开来,形成各种奇特造型,树亦有直有弯,就象将士有站有座,有的还是卧姿,千军万马藏于林中,难怪著名电影《英雄》的主要外景在此选取,故这里命名为英雄林。

图片 17

除了枝叶繁茂的胡杨,四道桥还有一些已经落叶的树,同时有些已枯死未倒的树,它们的躯干也散发着坚强的气息,就连散布在树林中的倒下的树,也有着强烈的生命力,有的如蛟龙出没,有的象猛虎下山,有的似雄鹰展翅,更多的象小动物,如猫、狗、鸡、鹅,还有的奇型怪状,什么都不象,给人有无限的想象空间。如果说二道桥是以清纯秀丽诱人,那么四道桥则以雄浑刚劲风格著称,而八道桥则是完全不同风格的景致。

图片 18

八道桥已经是巴丹吉林沙漠的北缘腹地,没有一棵胡杨树,连一根草也难以寻觅,踩着松软的沙子举目远望,只见沙山起伏,斜射的阳光将沙山照射得阴阳明显,形成一道道分隔的曲线,这里被誉为”上帝划下的曲线,苍天缔造的的神奇”沙漠,是世界沙山最高的沙漠地质公园。

图片 19

沙漠上供游人搭骑的骆驼队络绎不绝,耳边驼铃声此起彼伏,沙山也是满目的深黄,然而我依然惦记着胡杨林那一抹的金黄,因为那是一种能令我迷醉且流连忘返的色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