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农业先塑匠心

by admin on 2020年4月15日

冬日的雁门关寒冷异常,但这阻挡不了张淑萍按时到附近的绣坊刺绣。十年来,每天忙完家中的活就出来刺绣成了张淑萍雷打不动的习惯。“这些年两个娃娃上学、家里的老人看病,用的都是刺绣赚来的钱。”张淑萍说。

我国农业大而不强、竞争力弱的现状与一些生产者只注重产量、不注重品质的态度有关。做好农业,先塑匠心。说到底,就是靠做农业的一股子认真劲儿!“十三五”期间,发展现…

张淑萍是山西省代县正下社村建档立卡贫困户。代县自古以来便承担着镇守雁门关的重任,历史上着名的杨家将就曾在这里戍边守城。因这里常年战乱不断,人口流动大,历史上女性很少承担具体的工作,因此“男人守边关、女人做绣工”的传统一直传承下来。

我国农业大而不强、竞争力弱的现状与一些生产者只注重产量、不注重品质的态度有关。做好农业,先塑匠心。说到底,就是靠做农业的一股子认真劲儿!十三五期间,发展现代农业、提高农业竞争力是时代的重大课题。克服浮躁、耐心专注、精益求精李克强总理提倡的这种工匠精神,正转化为一些乡村创业者的实际行动,这也是推动农业转型升级所必须具备的基本素养。编者

雁门关的刺绣在上千年的历史中不断演变,吸收了苏绣、杭绣、晋绣等元素,最终自成一派,并成功申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得以更好传承、发展。

高凤兰: 手艺精湛的雁门绣娘

今年40岁的张淑萍对刺绣并不陌生,“十几岁时就跟着姑姑婶婶们一起绣东西,孩子的衣服、鞋都是自己绣,也没想过这东西会成为赚钱的门道。”在国家大力推动非遗产业发展的过程中,张淑萍的“手艺”有了用武之地,在经过正规的培训后,张淑萍的作品很快达到了“非遗”的水准,并广受喜爱。

一面是农村妇女闲时宁可家长里短也不务针线,另一面是刺绣遭遇着无人问津而后继乏人。

“最大的绣品卖了2000元,花了一个半月绣出来的,也不耽误给孩子做饭,干起来也顺手,干活顾家两不误。”现在刺绣带给张淑萍的是满满的收获。

1999年,退休回到村里的山西代县妇女高凤兰,绕着村子一圈下来,竟然找不到几家做绣活的了,她变得忧心忡忡起来。

出生在民间手工传统刺绣家庭的高凤兰曾被授予山西省刺绣大师的称号,几十年来,她走访代县各地的刺绣大家,完善刺绣工艺,成为非遗传承人,并创办了雁绣坊文化艺术有限公司,致力于在农村推广、教授刺绣技术。

她担忧的道理是,代县雁门古道系历史上的茶马古道、陆上丝绸之路;天下九塞,雁门为首,雁门关既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也是各民族文明交融之地,家家户户做绣活是高凤兰最大的乡愁之一,9岁能绣花一直是她引以自傲的事情。

“许多农村妇女打工没时间、务农没条件,而刺绣本来就是赋闲在家的家庭妇女闲暇时间的工作,我们把广大的农村妇女特别是贫困家庭妇女聚集起来,教她们刺绣,不仅提高了她们的收入,也是对刺绣这项非遗的传承。”高凤兰说。

得把这个手艺捡起来、传下去。高凤兰戴起老花镜,又捏起了针线。

在高凤兰的带领下,雁绣坊近年来培训农村妇女超过5000人次,培训人员涉及十多个市县,并在部分农村建立了职业技术学校,免费定期培训妇女。据测算,目前在代县有超过3000名妇女从事稳定的刺绣工作,在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同时,为农村的脱贫攻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这一捏,代县多了一个叫雁绣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半闲的农村妇女们增加了一条致富路。

图文来源网络 如有侵权 请联系删除

从学艺到授艺

接下来的半年里,高凤兰坐着老伴的电动车走村串户到峨口、枣林、磨坊、新高等8个平川乡镇20余个村庄,寻访求教刺绣女艺人20余个,与峨口镇的贾翠娥、上馆镇的曹翠青、枣林的魏叶叶等艺人师傅建立了深厚友谊,搜集到在世和已去世刺绣艺人们的样品、图案、资料千余件。

高凤兰细心总结钻研传统的绘图、色彩和技法,最后形成了绣法36种,针法12种的当地刺绣工艺图谱。

2008年,高凤兰又去苏州学艺3个月,融合代县传统刺绣和苏绣技法,创新形成了体现北方与南方绣法的雁绣。她也成为这项工艺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并被国家工艺美术协会评为刺绣布艺大师。

高凤兰小有名气之后,她开始创办免费培训班,为普及刺绣艺术和广大妇女创业自立搭建了平台,鼓动农村妇女们放下家长里短,离开麻将桌,拿起针线学刺绣。

从几平米的小屋到几百平米的教室,从3个人到300人,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她的绣娘队伍。十几年来,高凤兰免费培训刺绣已有5000余人次,培养出技艺成熟的绣娘40余人,每位绣娘一年能挣到2万余元,有的绣娘更是成为有名的刺绣老师,被请去授课。

由此,雁绣成为代县的一张新名片。

从创业到产业

今年55岁的李粉团,是代县磨坊乡十里铺村的一个普通农民。之前,在村里种着10多亩河滩地,一年收入几千元钱。

2002年,为了让孩子们上学,李粉团举家迁入代县县城,是最早跟着高凤兰学习刺绣的学徒。

以前在村里闲下来就是打打牌、斗斗嘴,现在学会了刺绣,绣出来能卖钱,还能出去给人讲课挣钱。咱也能靠手艺吃饭。李粉团说,去年就挣了2万元。

2009年,高凤兰告别提篮小卖,创办了代县雁绣坊文化艺术有限公司,凭着自己娴熟的刺绣技艺,开拓市场,在全国刺绣界闯出一片锦绣天地。

眼下,高凤兰正带着几位学徒在绣架上忙着新的刺绣作品,即将参加今年的百花杯工艺美术奖大赛。

去年得了个银奖,她有点不服,今年想拿上金奖。王涌介绍。

在绣坊里,高凤兰专门用一间屋子摆放这些年获奖的作品和奖杯。她说:有的是几十位绣工一针一线绣出来的,有的花费了快一年的时间。一座座奖杯是大家伙劳动的成果,更是对刺绣文化的认可。

其中,绣品《童年》获得第49届全国工艺品旅游纪念品金凤凰创新设计金奖。同时,雁绣绣品也已走出国门销往美国、欧洲市场。

如今,李粉团也已是雁绣坊里的一名老师。高凤兰外出不在的时候,就是她来坐镇绣坊。

像李粉团一样,一大批农村妇女、下岗职工从学徒一步步成为刺绣女工。刺绣工艺发展成为当地的一个产业,这不仅开辟了不出家门就能就业的路子,还带动了代县文化旅游产业的多元发展。不久前,雁绣坊被山西省妇联命名为巾帼创业培训基地,她本人也被省政府授予三八红旗手。

目前,在雁绣坊的带动下,该县有近3500名妇女走上刺绣创收的道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