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公务大单萎缩甚至绝迹致花市惨淡 20万蝴蝶兰趴窝

by admin on 2020年4月14日

图片 1

近日,笔者走进北仑大碶牌门村九和花卉公司的温室大棚,目光所及,一盆盆红掌、粉掌和凤梨整整齐齐地摆放在花架上。“今年,公司改变了以往直接从广东或者国外采购半成品花卉的模式,改由幼苗开始培育,成本至少可以降低三分之一,价格普通消费者也能接受。”该公司负责人李军浩介绍。
这几年,国内花木市场行情波动大。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原先作为高端花卉消费主要客户的政府机关纷纷取消团购订单。高成本加上市场不景气,使得北仑高端花卉行业陷入低谷,风光不再。
一位业内人士分析,虽然北仑是宁波四大花卉苗木主产地之一,但多数室内观赏花卉企业采用的是从外地采购半成品,自己上盆包装后对外销售的模式,主要精力放在对花的养护和市场开拓上。这种集散式模式紧跟市场,自己没有种植苗圃,绝大部分花卉企业从昆明或广州进货,就像是搬运工。遭遇“寒流”,北仑花农纷纷改变销售模式、增加科技投入等降成本谋转型。
在业内颇具影响力的九和花卉受到冲击较大。“过去,多数花卉企业只盯着大客户,一盆精品蝴蝶兰可卖到上千元,虽然利润可观,但风险也很大。因为高档花卉的销售是有特定时间段的,过完年就掉身价。”李军浩介绍,普通一点的红掌、凤梨虽然对外批发卖几十元一盆,但因半成品采购进价不低,单盆利润不高。在当前形势下,集散式模式难以为继,必须降成本降身段,拓展普通消费群体。
为了确保品质、压缩成本,九和花卉不再直接采购半成品花卉,改由从幼苗开始培育,并在年初改造了温室大棚。李军浩说:“像凤梨、红掌,以前批发价每盆二三十元,现在只要十五六元;再如蝴蝶兰,现在每株不到30元,一盆五株的蝴蝶兰加上瓷盆在两百元左右,很受消费者欢迎。”在素有杜鹃之乡美誉的柴桥,花农们也在琢磨怎样让杜鹃花进入更多普通消费者的家门。人称“杜鹃王”的花木大户沃绵康就在科技上动起了脑筋:尝试多头嫁接,一盆3年生的单色杜鹃可变成10多种花色的多色杜鹃,一下子在市场上“脱颖而出”。
此外,沃绵康还采用锯木厂废弃的木屑代替泥土,不仅适合杜鹃花生长,而且使花盆分量变轻,更受顾客欢迎。目前,沃绵康培育的杜鹃盆景七成以上进入普通消费者家庭,销路根本不用愁。
北仑区花木协会会长张国成表示,北仑花木产业经过30多年的发展已日趋成熟,近几年老百姓对花木的需求日益增长,尤其微型盆景和水生植物等,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但发展过程中也遇到种植成本高、品种较为单一等问题。花农急需根据土地资源、市场需求进行调整和转型,政府和民间组织也应为花农提供政策支持和技术指导,鼓励花农尝试新品种新技术,敢于转型和创新。

虽是销售旺季,但一天不见一个经销商登门,花卉基地负责人唐峰只好主动打电话联系销售。吴金彪

本指望年底能卖个好价钱,没想到却遭遇了花市“寒冬”。眼看花开得正旺,章丘七八位花农种植的20多万株蝴蝶兰却“窝”在大棚里卖不出去。
以往,60%-80%的份额被公务团购市场占领,蝴蝶兰往往供不应求,价格居高不下。花农反映,如今这些高价花卉“趴窝”,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在中央节俭新风和“八项规定”之下,原来公务团购的订单萎缩甚至绝迹。
花开得正旺,但种花的人却在发愁
虽然是寒冬腊月,但在章丘官庄镇一处花卉基地的温室大棚里,一排排蝴蝶兰植株在绿叶衬托下已经开出绚丽的花朵,红色、黄色、紫色、白色的像蝴蝶样的花瓣伸展在空中,煞是好看。
花开得旺,可基地负责人唐峰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很漂亮,但就是没人要。”唐峰说花卉基地是由七八位花农合伙建立的,自从2002年建立以来,主要种植蝴蝶兰,蝴蝶兰是年宵花的代表,多年来销量和利润都不错。
“往年到了腊月,来大棚参观的人络绎不绝,人挨人。门口拉花的货车都排成了长队。”唐峰说,往年这时候,他们已经忙得不可开交,而今年花卉市场异常冷清,冷清得都让他有点害怕。
本应是蝴蝶兰销售旺季,整个花卉基地在7日这一天却没有一个经销商来谈业务。6日有德州和河北的两个客户过来,参观完就走了,“具体能不能买还不确定。”
在花卉基地的十几个大棚里,粘虫板、暖气齐备,温度一直维持在20℃左右,很多蝴蝶兰都已盛开,不过7日一上午的时间里,唐峰仅仅接到了两个咨询电话。
以前有单位一次团购几十万株
蝴蝶兰属于热带观赏植物,以前主要在我国台湾及广州等地种植,北方因为气候偏冷,很少种植,近年来随着公务团购市场的发展,包括济南在内的很多北方地区都有了大面积种植蝴蝶兰的花卉基地。
“以往公务团购大约占到我们销售的80%。”唐峰说,蝴蝶兰贵的时候一株批发价就要50元左右,近几年一株也要20元左右,因为价格较贵,个人购买的比较少,主要靠大企业、大单位团购,因为色彩绚丽、花姿好,受到很多机关事业单位和国企青睐。
“有的单位一次就能团购几十万株。”唐峰说,不过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接到企事业单位一个团购订单。
变化发生在两年前,中共十八大后,中央“八项规定”出台,会议精简了,不摆放花草渐成惯例,“去年年底有很多单位预订了蝴蝶兰,后来又都退掉了。”唐峰说,政策对花卉市场影响较大,现在团购市场几乎没了,经销商也不来进货,他们只能四处打电话找买家。
“实在不行,我们打算出运输费再卖到南方,毕竟那里是蝴蝶兰的‘老家’,南方普通市民过年有购买蝴蝶兰等花卉的传统,价格相对较高。”唐峰说,蝴蝶兰对温度的要求比较高,不像其他花可以露天卖,这也是北方零售少的一个原因。
明年种植数量预计减半
虽然大片成株的蝴蝶兰卖不出去,但是在温室大棚内,花农们还在忙着育苗,将瓶子里的幼苗拿出缠上水草进行培植,准备明年继续栽培蝴蝶兰。他们之所以还要为明年接着种做准备,是因为幼苗都是之前购进和培育的,只能一直种下去。“明年顶多种10万株,不会像今年这么多了。”
“没有办法,苗已经买了,总不能烂在瓶子里吧。”一位花农有些无奈地说,蝴蝶兰幼苗都是从南方购买的,成本价五六元一株,加上租棚、人工、温控设备等,养护成本一株至少要十多元,然而现在即使赔本卖6到8元一株,也很少有人光顾。
“如果不能在春节前将这些花卖出去,留到春节后就完全没有意义了。我现在做梦都在卖花,卖蝴蝶兰。要不然一年的努力就白费了。”唐峰说,花卉基地种植的蝴蝶兰大棚一共是6万平米,植株20多万株,如果卖不出去,每家几十万元就打了水漂。
火鸟、聚宝、大辣椒、内山姑娘……在花卉基地温室大棚内,各式蝴蝶兰正竞相开放,绚烂夺目。在温室大棚内是和往常一样忙碌的花农们,这一幕似曾相识,但是今年这个冬天花农们的脸上却看不到好年景时才有的笑容。
;&&

临近岁末,花卉市场又开始逐渐走热,然而记者走访多家花卉市场发现,高端花卉普遍销售情况遇冷,很多高端花卉和大型绿植无人问津。受到会议节俭风的影响,现在国企、事业单位、政府机关的订单大幅度缩水,以前销量很好的蝴蝶兰今年尴尬遇冷,很多花农损失惨重。

在高端花卉市场受挫的情况下,花农、商户纷纷寻求转型。走大众路线是最常见的办法。“以前我都是批发两三米的大型绿植,凤尾竹、大型杜鹃等盆栽市场一直很好,每年都有很多订单,单今年外全卖不动,政府机关订单没有了,两三米高的绿植普通家庭也用不上,再不转型就做不下去了。现在卖的绿植没有超过一米的了,一般的家庭需求都在五六十厘米。”花卉市场从事绿植批发李先生告诉记者。

也有的花企努力创新,打破销售劣势。江苏苏州市蔬菜研究所花卉基地培育的“迷你”蝴蝶兰上市,走俏花卉市场。以往蝴蝶兰在年宵花市场上行情强健,但今年因为节俭风的原因,花卉市场主力为个体或家庭顾客。迷你蝴蝶兰拥有和普通蝴蝶兰同样艳丽的花朵和更长的花期,同时比普通蝴蝶兰单株矮20厘米左右,因而受到广大市民的欢迎。

除了转型和研发新品种之外,拓宽销售渠道也是解决措施之一。不少花农在网上寻求销路,打开外地市场,也是保证种植利益的有效方法。总的来说,不管是花农还是花企,在种植与销售过程中都不能一成不变或盲目追随市场,需要了解市场行情及发展趋势,及时调整经营策略,才能在花卉市场中越走越顺。

月季价格不贵带来好处却多

百花齐放庆新春 四季秋海棠俏身姿

丹桂飘香 桂花树成行道树畅销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