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深加工将实行核准制

by admin on 2020年1月15日

国家发改委20日发布《关于促进玉米深加工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要适当调整玉米及加工产品的出口政策,各地区原则上要减少玉米出口。

国家发改委日前印发的《关于促进玉米深加工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十一五”时期,玉米深加工业用粮规模占玉米消费总量的比例控制在26%以内;对玉米深加工项目实行核准制,列入限制类外商投资产业目录,并原则上不再核准新建玉米深加工项目。
严控规模过快扩张
《指导意见》指出,近年来,新建、扩建或拟建玉米深加工项目合计产能增长速度大大超过玉米产量增长幅度,导致了外调原粮数量减少,并影响到饲料加工、禽畜养殖等相关行业的正常发展。
而“如果玉米深加工产业不考虑国内的资源情况而盲目发展”,将产生一系列不利影响:一是可能使南方主销区的饲料原料依靠进口,增加国家食物安全风险;二是挤占饲料玉米的供应总量,进而影响到肉禽蛋奶等人民生活必需品的正常供应;三是玉米价格上涨将改变与稻谷、小麦、大豆等粮食作物的正常比价,继而影响粮食种植结构的合理化;四是改变全球玉米供求格局,引发国际粮价的波动。
《指导意见》提出,“十一五”时期,要控制深加工玉米用量增速,玉米深加工业用粮规模占玉米消费总量的比例控制在26%以内。加强玉米生产基地和加工业基地建设,到2010年东北三省及内蒙古玉米输出总量力争不低于1700万吨,输出总量占当地玉米产量的比重不低于30%。不断优化产业结构,企业规模化、集团化进程加快,资源进一步向优势企业集中,骨干企业的国际竞争力明显增强。
同时,要增强玉米深加工业的可持续发展能力。到2010年,深加工单位产品原料利用率达到97%以上,玉米消耗量比目前下降8%以上;单位产值能耗降低20%,单位工业增加值用水量降低30%,玉米加工副产品及工业固体废物综合利用率达到95%以上,主要污染物排放总量减少15%。
国家发改委有关负责人表示,各地区、各有关部门要把指导玉米加工业健康有序发展作为当前“加强宏观调控”的一项重要任务,抓紧抓好。
严格行业准入标准
《指导意见》表示,要对玉米深加工业的发展严格行业准入标准。
在建设项目核准上,要调整现行玉米深加工项目管理方式,实行项目核准制,所有新建或扩建项目必须经国务院投资主管部门核准;将玉米深加工项目,列入限制类外商投资产业目录,试点期间暂不允许外商投资生物液体燃料乙醇生产项目和兼并、收购、重组国内燃料乙醇生产企业;“十一五”时期,对已经备案但尚未开工的拟建项目停止建设;原则上不再核准新建玉米深加工项目。
国家发改委要求,各地区、各有关部门要立即停止备案玉米深加工项目,对在建、拟建项目进行全面清理。
在产业结构调整上,“十一五”期间,玉米深加工重点是提高淀粉糖、多元醇等国内供给不足产品的供给;稳定以玉米为原料的普通淀粉生产;控制发展味精等国内供需基本平衡和供大于求的产品;限制发展以玉米为原料的柠檬酸、赖氨酸等供大于求、出口导向型产品,以及以玉米为原料的食用酒精和工业酒精。
在区域布局上,“十一五”时期,重点是延长产业链,培育产业集群,提高现有企业的竞争力。对于严重缺乏玉米和水资源的地区、重点环境保护地区,不再核准玉米深加工项目。要鼓励和支持国内玉米加工企业,通过联合、兼并和重组等形式,发展若干家大型企业集团。

图片 1

《意见》指出,针对玉米加工业存在的问题,要采取综合性措施,加强对玉米深加工业的宏观调控,实现饲料加工业和玉米深加工业的协调发展,确保国家食物安全。

文件链接:发展改革委印发通知促进玉米深加工业健康发展

《意见》提出的政策措施包括:加强对新建、扩建项目宏观调控,全面清理在建、拟建项目;科学规划,加强政策指导;保持玉米食用消费、饲养和深加工的协调发展;加快产业结构调整;适当调整玉米及加工产品进出口政策;推进行业技术进步;提高资源综合利用效率;大力开发饲料资源,提高保障能力;增强扶持力度,鼓励玉米生产。鼓励玉米加工企业“走出去”,开拓国际资源;发挥中介组织作用,加强行业运行监测分析。

从去年至今,玉米、小麦、植物油相继演绎了各自的牛市行情,农产品一波又一波上涨背后,是全球粮食能源化在作祟,而中国粮食也出现能源化苗头。为中国13亿人口粮食安全计,粮食加工业的发展必须以粮食安全为前提。在调查、酝酝大半年后,中国政府开始对目前最热门的两个粮食能源化品种———玉米和油菜“开刀”:昨天,国家发改委提出,原则上不再核准新建玉米深加工项目,并出台一系列控制玉米深加工的政策;而19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将严格控制油菜转化生物柴油项目。

在适当调整玉米及加工产品进出口政策方面,《意见》指出,各地区原则上要减少玉米出口,以保证国内供求平衡。建立灵活的玉米进出口数量调节制度,在保证国内玉米生产稳定的条件下,东南沿海玉米主销区在国际市场玉米价格较低时,可适当进口部分玉米,满足国内饲料加工业的需求,研究完善玉米初加工产品和部分深加工产品的出口退税政策。

玉米深加工政策全面转型

国家发改委昨日下发了《关于促进玉米深加工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意见》提出,将玉米深加工的审批权收归国务院投资主管部门;将玉米深加工列入限制类外商投资产业目录;上调玉米深加工的门槛,“现有净资产不得低于拟建项目所需资本金的2倍,总资产不得低于拟建项目所需总投资的2.5倍”。长期跟踪农产品的分析师陈保民认为,这堪称我国玉米加工业政策最大转型。

深加工量不得超总量26%

玉米是我国三大主要粮食作物之一,不仅可以作为食品和饲料,还是一种重要的可再生的工业原料,在国家粮食安全中占有重要的地位。近年来,玉米深加工出现增长过快的局面。“十五”期间,玉米深加工转化玉米消耗数年均增长14%;而同期玉米产量年均增长仅为4.2%。为抑制玉米深加工盲目扩张,《意见》提出,“十一五”期间,将用粮规模控制在合理水平。玉米深加工业用粮规模占玉米消费总量的比例控制在26%以内。

陈保民称,目前,玉米深加工业用粮规模占玉米消费总量的比例约为26%,即玉米深加工控制在现有规模。

不再新增玉米乙醇项目

近年,玉米深加工投资增长最快的是燃料乙醇。

为达到上述26%的目标,《意见》提出,改革现有建设项目的核准制度,上收核准权限。“调整现行玉米深加工项目管理方式,实行项目核准制。所有新建和改扩建玉米深加工项目,必须经国务院投资主管部门核准。”

另外,《意见》提出,“十一五”时期,对已经备案但尚未开工的拟建项目停止建设;原则上不再核准新建玉米深加工项目;加强对现有企业改扩建项目的审查。

截至2006年,我国玉米燃料乙醇规模年产约150万吨。清华大学核研院新能源技术研究所副所长李十中认为,上述政策,表明我国不再新增玉米生产燃料乙醇产能和项目,即只有现存的四家定点企业才能做粮食乙醇,而且产量受限。

建立进出口数量调节制度

《意见》还提出,各地区原则上要减少玉米出口,以保证国内供求平衡。建立灵活的玉米进出口数量调节制度,在保证国内玉米生产稳定的条件下,东南沿海玉米主销区在国际市场玉米价格较低时,可适当进口部分玉米,满足国内饲料加工业的需求。

《意见》还提出,研究完善玉米初加工产品和部分深加工产品的出口退税政策。

我国玉米库存一度居高不下,为此,“十五”期间曾鼓励玉米出口。去年下半年,国际玉米价格高涨,在此背景下,我国在今年三月份开始限制出口。《意见》出台,表明我国将玉米出口数量灵活化、制度化、长期化。

鼓励到海外建玉米基地

《意见》同时鼓励玉米加工企业“走出去”开拓国际资源。《意见》称,积极参与世界粮食市场竞争,充分利用全球土地资源,通过融资支持、税收优惠、技术输出等国家统一制定的支持政策,鼓励玉米加工企业到周边、非洲、拉美等国家和地区建立玉米生产基地,发展玉米加工和畜禽养殖业,延伸国内农业生产能力,减少国内粮食生产的压力。

陈保民认为,中国玉米种植和加工实力不强,现在走出去还难以立足,但是这是一个好的政策导向,表明政府的决心和态度。

限制外资进入玉米加工业

《意见》提出,将玉米深加工项目,列入限制类外商投资产业目录。对限制类外商投资产业,我国有严格的规定,这表明,外资难以进入玉米深加工行业。

陈保民认为,由于外资资金实力雄厚,产业化运作经验丰富,技术精良,若不限制外资进入玉米深加工项目,玉米加工业可能与油脂一样,成为一个被外资围困的产业。国家出台上述政策,正是为了保护我国弱小的玉米加工业。

我国油脂行业是最早国际化的一个农产品行业。目前,其原料大豆对外依存度约50%,同时,80%的豆油加工掌握在外资手中。中国油脂加工两头受挤压,几乎全军覆没。

大幅提高玉米深加工门槛

《意见》提出,从事玉米深加工的企业必须具备一定的经济实力和抗风险能力,而且诚实守信、社会责任感强。现有净资产不得低于拟建项目所需资本金的2倍,总资产不得低于拟建项目所需总投资的2.5倍,资产负债率不得高于60%,项目资本金比例不得低于项目总投资35%,省级金融机构评定的信用等级须达到AA。

陈保民认为,上述门槛非常历害,实质上把小企业排除在玉米深加工产业之外,而对于中粮集团、大成等大企业来说,则有利于其规模化、集中化扩张。

以“现有净资产不得低于拟建项目所需资本金的2倍”为例,一般企业在上马新项目时,自有资金30%就够了,其余可通过银行贷款解决。实行上述政策,若投资建设一个年产10万吨的燃料乙醇项目,需要15亿元,而其自身的净资产要30亿元。

严控油菜转化生物柴油项目

19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要严格控制油菜转化生物柴油项目。这意味着中国开始从抑制需求角度,控制油菜籽以及植物油的涨价,从而维护粮食安全。

19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专题研究了油菜问题,实属少见。会议除了提出严格控制油菜转化生物柴油项目外,还提出扶持油料生产的政策措施,包括建立健全大豆和食用植物油储备制度,培育油脂、油料期货市场,建立产销预警体系。业内人士认为,落实该会议精神的相关措施以及规定估计很快就会出台。

东方艾格农业咨询公司植物油分析师陈丽娜认为,国务院常务会议这一决定,是从控制需求角度,稳定当前植物油价格,以保护国家粮食安全。

为了应对高油价,近年来欧洲大量运用油菜生产生物柴油,并对生物柴油实行补贴政策,油菜需求因此大增,国际油菜籽及植物油价格也就水涨船高,中国植物油跟风涨价。东方艾格农业咨询公司的资料显示,中国植物油占比最大的豆油从去年10月底至今年8月涨幅在43%-63%之间,之后稍有回落,但降幅仅仅有1%-7%。

中国生物柴油原料主要是地沟油,但去年以来,武汉、江苏等许多地方在酝酿上马油菜生产生物柴油项目。另外,一些外资公司也到中国投资,以获取生物柴油原材料,产品再出口至欧洲,以获取补贴。奥地利碧路公司就是其中一家,其在南通的项目,拟提炼柴油26.5万吨。他们还计划在中国建10家生物柴油工厂,每家规模年产10万吨。

陈丽娜认为,我国人多地少,一旦这些项目实施,大量粮食用于工业项目,必然会与粮争地,影响粮食安全。福建龙岩卓越新能源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叶活动认为,油菜生产生物柴油路线根本不适合中国。

在需求面临大幅上升的同时,今年我国植物油却在减产。东方艾格农业咨询公司的资料显示,油菜籽及相关大豆分别减产了13.5%和7.5%。

“严格控制油菜转化生物柴油项目”的精神如果得以落实,许多拟建项目将受到影响。前不久,中国粮油控股有限公司计划将所募集的拟投资燃料乙醇项目的资金转投于“油籽加工业务”,这一转投计划恐怕要落空。而奥地利碧路公司在华的拟建项目可能也面临类似命运。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