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布克赛尔县:绒山羊穿上“美绒”衣服

by admin on 2020年2月16日

11月28日,“阿勒泰羊绵羊绒标准化生产技术推广”项目试验组在富蕴县冬牧场为一百只阿勒泰羊“穿衣”,展开项目前期调查试验。

郑文新,男,汉族,1972年2月生,研究员,现任新疆畜牧科学院党委委员、副院长,农业部种羊与羊毛羊绒质量监督检验中心主任/农业部畜禽产品质量安全风险评估实验室主任
、全国畜牧业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委员、国家认监委纤纺技术委员会委员,全国实物标准技术委员会纤纺组委员。

宠物穿衣已见怪不怪,可羊穿上衣服对于和布克赛尔县农牧民来说还是第一次见到。近日,和布克赛尔县那仁和布克牧场绒山羊基地的绒山羊可都穿上了新衣裳。
这可不是一件普通的衣裳,它是用成本较高的高密度聚乙烯材料制成。
和布克赛尔县那仁和布克牧场场长谢凯华说:“给绒山羊穿上这种衣服,不仅具有保暖的功效,还减少了风沙、草渣的污染,保证了净绒率。”据估算,每年每只绒山羊通过刮拉所损失的羊绒高达70克,绒山羊基地2500只羊损失达175公斤,全牧场3万只绒山羊就损失2100公斤。一件6元的“羊衣”可以穿用2?4年,而每只羊每年最少可以增加净收益21元。
据专家介绍,对于高寒牧区,山羊营养多部分维持体能,用于产绒的能量相对供给不足,穿“羊衣”可以起到保暖作用,可提高产绒量。其次,在绒山羊养殖环境中,蒺藜等灌木植物较多,每年脱绒季节部分羊绒被蒺藜等灌木刮走,对企业及养殖户造成了很大损失。绒山羊穿上“羊衣”,可避免不必要的损失。
和布克赛尔县那仁和布克牧场牧民、绒山羊养殖户欧其尔巴图说:“每年冬季到来年春季,牧民的绒山羊要实行圈养,沙土和草渣等杂物极易混入羊毛中,影响羊毛品级。”
给绒山羊穿衣服是和布克赛尔县畜牧业发展中的技术革命。和布克赛尔县县委常委那木苏荣说:“‘羊衣’技术可以说是和布克赛尔县畜牧业从传统畜牧业向现代畜牧业转变的一个标志,加强绒山羊的管理能够提高它们的产绒量,让更多的农牧民群众通过给羊穿衣‘美绒’,提高农牧民收入。”

阿勒泰羊是富蕴县的主导品种之一,优质阿勒泰羊已占到富蕴县绵羊总数的90%以上,原来一直以肉用性能为主。通过资源调查研究发现,其羊绒虽然平均细度在20微米,但长度、强力优于山羊绒,细度、白度均有优秀于普通山羊绒的个体,其绵羊绒具有非常好的纺织加工价值。但由于阿勒泰养在放牧过程中,沙土和草渣等杂物极易混入羊毛中而影响羊绒品级。穿上“衣服”后,在给阿勒泰羊保暖的同时也大幅度减少了风沙、草渣对羊毛的污染,使羊毛净毛率最高可以提高到70%,阿勒泰羊的油汗、毛长度、产毛量等主要技术指标也都得到大幅度提高,“羊穿衣”所带来的效果非常明显,每只羊可增加收入30元左右。

毛 绒 之 辩

富蕴县畜牧兽医站副站长巴合提介绍说:“几年来,我们加强了对阿勒泰种公羊的繁育和绵羊绒的研究,想通过绵羊绒使牧民增收。为了更好地保护绵羊绒,我们为绵羊专门定做了“衣服”,可以起到防风防寒的作用。通过这次试验,我们将了解“衣服”的保护效果,如果效果理想我们将全面推广。”

——对话郑文新

杜热乡牧民哈依提别克听说穿上这样的“衣服”,羊既能保暖,还能提高羊绒品质,他就主动把自家的羊让实验组穿上了“新衣”。

记者:郑主任你好,很高兴你能接受我们的采访。据了解,近年来关于绵羊绒应该叫绵羊细毛还是叫绵羊绒,争论不休。而郑主任在该领域研究多年,那么请你谈一下,关于在概念上叫绵羊细毛还是叫羊绒有什么本质的不同吗?

据了解,此次项目前期试验工作是由自治区畜牧科学院组织,富蕴县畜牧兽医局实施的,阿勒泰羊所穿的“衣服”用高密度聚乙烯为材料,由新疆种羊与羊毛羊绒质量安全监督检验中心设计生产,每件成本在6元钱左右,透气性非常好,使用时间可达到两年以上。

郑文新:动物纤维有几种分类方法。第一种是分为毛和绒。毛和绒是两个词,毛有毛的含义和标准,绒有绒的含义和标准。事情本来很简单:符合绒的含义和标准的就应该叫做绒,不符合绒的含义和标准的就不应该叫绒。包括鄂尔多斯等大型企业和多家单位考证了国内外关于绒的定义,都认为“绒是指双层毛被结构中的底层纤维”。的确如此,山羊绒、驼绒、牦牛绒等形态上都是上面是毛,底层是绒,即便是鸭绒、鹅绒等,也符合这样的表述,即上面是羽毛,底层是绒毛。国内外很多地方品种绵羊与很多品种的山羊、骆驼、牦牛生活环境相似,为了适应环境,特别是夏天热冬天冷的这种环境,经过不断进化,获得了这种适应能力,冬季寒冷时绒生长出来,夏季炎热时绒脱落。绵羊绒是双层毛被结构底层的纤维,与其他被划分为绒的纤维在自然形态上没有什么差别,应该叫绵羊绒。

此外,另外一种划分毛类别的方法是同质毛与异质毛。毛丛结构相同或相似的毛被称为同质毛,细羊毛或者半细羊毛属于同质毛。同质毛是没有双层毛被这样的结构。山羊原绒、驼绒、牦牛绒等原绒,绒与粗毛伴生在一起,因为结构不同,生长方式不同,形成了双层毛被结构,被划分为异质毛。地方绵羊品种生产的毛也属于异质毛,其中的绵羊绒与粗毛伴生在一起,完全不同于细毛羊、半细毛羊生产的细羊毛(同质毛)。绵羊绒分梳技术与山羊绒相同(似),而与细羊毛加工技术完全不同。

分类的内容是可以不断发展的,比如目前绒的种类是这几种,以后肯定不止这几种。分类标准是基本固定的,即细毛有细毛的标准和含义,绒有绒的含义。山羊产的双层毛被结构底层纤维可以叫山羊绒,骆驼的可以叫驼绒,牦牛的可以叫牦牛绒,我插一句,绒没有那么神秘——东北民猪品种特性中就指出,“冬季长出绒毛”;国家标准GB/T14628-93《猪原鬃》两次提到猪原鬃中有绒。连猪都能有绒毛,可怜的绵羊生产的明明也是这种结构的纤维,有人却就是不允许叫绵羊绒,依据何在?

记者:前些年,在羊绒业界有一种这样的看法,认为山羊产绒毋庸置疑,但是绵羊却根本不产绒,对于这种看法,郑主任是怎么认为的呢?

郑文新:说绵羊不产绒,根本就是一个伪命题,是完全错误的。国家强制性标准《绵羊毛》(GB1523
1993)第四章技术要求中,明确规定绵羊毛中的改良羊毛“毛丛由绒毛和两型毛组成”。在《西宁毛》(GB/T9998
1988)和(GB/T9998
2008)两个版本中,“底绒高度”和“绒毛含量”都是定等定级的考量指标。这些已经存在了二十年的标准,而且目前还是现行有效的甚至是强制性标准的文件早已经规定过,绵羊是产绒的。梅自强院士、严灏景教授、姚穆院士、邱冠雄教授等编写的《纺织辞典》,早也就明明白白地写着:绒毛包括“绵羊、山羊、骆驼、牦牛”生产的纤维。

事实上,山羊和绵羊既不是同一种动物,也不是同一个词。动物学分类上,绵羊属于洞角科绵羊山羊亚科(Caprovinae)的绵羊属(Ovis),染色体对数为27对。山羊属于洞角科绵羊山羊亚科(Caprovinae)的山羊属(Capra),染色体对数30对。两者自然情况下甚至不能形成杂交后代。国外山羊和绵羊是不同的词,从没有混淆。而中国虽有“羊”的统称,但具体的产品均冠以山羊、绵羊区分。绵羊肉、山羊肉;绵羊皮、山羊皮;绵羊肠衣、山羊肠衣等等畜产品,不都是我们生活中实际存在的东西吗?其形态相近、品质不同,国内外的市场价格均有不同,只需要冠之以山羊、绵羊,也没见混淆吧?

古代有官员因为名字中有“灯”这个词,就强迫百姓把点灯叫做放火,从此留下“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笑话。那样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称谓是服务于人类生活的,可以也必须不断丰富。正如金——在没有镀金技术出现之前,金这个名字不会混淆,也无需14K、24K的称谓。镀金出来后,金的名字被迫细化,12、18、24K都出现了。当价格更昂贵的铂金、钯金出现后,金就得分为黄金、铂金、钯金了。原来绵羊绒没有加工利用时,“羊绒”这个称谓不会引起误会,大家当时就这样用了。但现在绵羊绒已经开始利用了,而且量很大,在羊绒之前加一个山羊不就清楚了吗?目前鄂尔多斯、鹿王、珍贝等大多数知名品牌,在注明自己产品原料时都已经堂堂正正注明了是山羊绒,而那些注明原料是“羊绒”的,则往往是想浑水摸鱼的企业。

价格低廉的镀金没有因为挂一个“金”,就把真金产业打垮吧?黄金也并没有影响更昂贵的铂金和钯金的市场发展吧?外形相似的廉价的人造钻石,出现数十年了,中国也出台了人造金刚石的国家标准,挤垮天然钻石的市场了吗?中国是世界第一个开展绵羊绒加工利用的国家,绵羊绒存世自1986年至今已经26年,加工量仅河北就已经发展到超过两万吨,数量早已经超过山羊绒加工量,但20多年来中国山羊绒产业并未倒掉。那些认为给“绵羊绒”一个名份就会把山羊绒产业打垮的人,虽然是基于保护山羊绒产业的想法,出发点是好的。但据此就不允许绵羊绒发展,就不对了。而据此索性宣称绵羊不产绒,则彻底违反了常识。

《毛绒纤维标准与检验》(姚穆,马宁,陆阳。张克才等,1997)提出“甘肃毛、西藏毛、河北毛、山西毛、河南毛、浙江毛、蒙古毛”中存在“底绒”
。《养羊学》、《中国羊品种志》提到“蒙古羊、哈萨克羊、西藏羊、乌珠穆沁羊、巴音布鲁克羊、阿勒泰羊、贵德黑裘皮羊、滩羊、小尾寒羊、兰州大尾羊”以及毛怀志等提到的国外的“罗曼诺夫羊,德拉斯代羊”等品种都有这种纤维。仅这些文献可以看到国内至少有7个省区、16个品种存在这种纤维。根据农业部品种资源调查情况,国内这些品种的数量达约6千万只,占全国现有绵羊总数的42.17%,现有的资源量是数万吨。我们中心从2004年开始研究,发现不光国内的几十个地方绵羊品种,甚至从中亚、外蒙等多个国家地方绵羊生产的毛中都有绵羊绒。仅从哈萨克斯坦,每年就有5000-10000吨绵羊绒进口中国。仅河北每年就有2万吨的加工量,江苏浙江也很多。这样巨大的数量,不给一个名称、没有一个标准支撑其健康发展,一定会引起更大的混乱,冲击山羊绒市场。

记者:看来,绵羊不仅产绒,而且绵羊绒的保有量还是非常巨大的。那么绵羊绒在实际应用中有哪些纺织加工价值,未来的前景如何呢?

郑文新:有人称绵羊绒是假冒伪劣,毫无开发价值,这本身也是一个缺少科学精神的伪命题。那些宣称绵羊绒毫无价值的人,是不是做过实验?绵羊绒的哪些品质被证明了是没有开发价值的?换而言之,如果不是因为绵羊绒品质与山羊绒接近,会被用来掺假吗?怎么没有人把价格更低利润更高的品质低劣的粗毛往山羊绒中掺呢?如果绵羊绒与山羊绒品质接近,为什么说绵羊绒毫无开发价值呢?山羊绒是因为其细度、长度、光泽度、手感等等品质,决定了其纺织加工价值。绵羊绒好到什么程度,坏到什么程度,不是谁说出来的,应该用研究说话,用数据说话。

农业部已经安排农业部种羊与羊毛羊绒质检中心和全国畜牧总站、内蒙古畜牧总站等共同对全国地方绵羊品种绒毛资源进行了研究。2011年、2012年已经采集了43个品种,全部含有绵羊绒。目前已经完成检测15批,其余正在检测研究中,总体平均细度在18-22微米,逊于山羊绒,长度强力普遍优于山羊绒,手感明显优于细羊毛。但目前多为手工剪毛,而且没有分级整理,所以我们从绵羊身上采集的绵羊绒,细的、长的、白的都有掺杂到一起,到纺织企业时,看到的好的不多了。

没有生下来就会走路的孩子,但如果是金子,早晚一定会发光。目前有人认为绵羊绒品质低,那仅仅只是因为社会还不了解,没有用正确的生产技术保证绵羊绒的质量,仅仅是因为产前、产后不衔接,农牧民不了解纺织企业的需求,没有合作开发,这个产业才没有很好发展。事实上,绵羊绒有较高的纺织加工价值,且可以用于加工山羊绒和细羊毛不同风格的产品。

 
中国是世界上第一个批量利用绵羊绒的国家,1986年河北东高集团开始批量利用加工,1996年绵羊绒衫被国家经贸委批准认定为国家级新产品,1996年被世界山羊绒大会评为银牌产品。而此后多年来,纺织界就没有停止过对绵羊绒的研究开发和利用(杨晓君,1995;刘海源,1995;张琳玫等,1997;贾志海等,1996;王趁红等1998;闫义忠,2006;周卫忠,2006;罗玉成等,2007;)等,这些研究都肯定了绵羊绒的纺织加工价值。2007年河北、新疆先后制定了各自的《绵羊绒》地方标准。目前河北、内蒙、江苏等十几个省区都在加工利用,仅河北清河县就已经形成了2万吨的加工能力。

1955年以前中国并未开展系统的绒山羊育种,从1955年辽宁一位姓夏的专家发现山羊绒,向辽宁农牧厅汇报,并进而向农业部汇报,引起了重视,农业部、辽宁农牧局开始安排品种调查,并在此基础上制定育种规划。经过几十年的努力最终奠定了今天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大山羊绒生产国的基础。绵羊绒从前没有人开展育种,中国现在是世界第一个开展绵羊绒育种的国家:从2004年开始,我们中心一直在研究,2010年,农业部立项开始调查全国43个地方绵羊资源。目前我们已经发现白度甚至达到80、细度13-14微米、长度在120mm以上的具有非常高育种价值的优秀的个体。新疆畜牧厅、科技厅已正式立项支持我们,开始在新疆阿勒泰地区开展育种、羊穿衣以及机械剪毛、分级整理等相关研究工作,并且已经取得了成果。山羊绒的市场地位,也是由其品质决定的。同样,绵羊绒的细度、长度、手感、白度、蓬松度等品质已经注定其一定有广阔的开发前景。当然,如果有纺织企业、农牧团场等一道来推动产业发展,会让绵羊绒更快更好走上更高历史舞台。

如果一个人生下来就被称作贼,那么错肯定不在这个人。绵羊绒冒充山羊绒是错误的,但绵羊绒自己要发展,没有冒充其他纤维的时候,说绵羊绒是假冒伪劣,就过分了。中国自己的资源量可能就有6万吨的绵羊绒,数量如此庞大,如果没有一个出口,一定会被逼上梁山冲击山羊绒。制定标准,有利于绵羊绒产业规范发展。国家标准《绵羊绒》经国家标准委和农业部批准早已正式立项,历经3年已完成研制,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会正式发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